棉花小说网为您提供副总裁同学的免费章节无弹窗阅读
棉花小说网
棉花小说网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仙侠小说 热门小说 玄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幽默笑话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成田离婚 虐恋往事 春光无限 家人宴客 不伦之爱 自家良田 朝夕承欢 滛帝天下 冷宮秘道 卑孼人生 翁媳乱情 蜜月套房
棉花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副总裁同学  作者:原宁 书号:5070  时间:2014/8/2  字数:9182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一顿沉默的晚餐结束后,牧信谦带着她走出餐厅,坐回车上,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代司机将车开回家。

  “回家?”方欣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问了:“我们要回台北?”虽然她觉得不可能,不过她还是问出口了。

  牧信谦摇摇头,简单说道:“我们要到我亲戚家。”

  她点头,呆呆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她拿起计算机,再将今天的会议记录整理整理,才收起计算机,视线转向车窗。

  此刻已经晚上八点,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候。

  每一盏灯,代表一个故事,故事虽不风光华丽,也不全然高迭起,但每一盏灯的背后,却是一个个不同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翁也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一个人、一个故事会重复。

  她轻叹口气,不有些感伤。她美丽的故事已经结束,而令人痛苦感伤的故事也已经让她经历过了,那现在是什么样的故事在她生活中上演呢?她有些期待,却也有些彷徨,毕竟那是全然未知的一切。

  就在她陷入沉思的同时,车子已经开进一间豪宅,停在门口。

  司机忙下车为信谦开门,接着替他们提拿行李,牧信谦下车后礼貌的替她打开车门,等她下车后,才领着她走进屋里。

  一走进屋里,方欣玉不呆了呆。

  她虽然没亲眼见过所谓的豪宅,但电视电影里的她倒是看了不少,真没想到,眼前这栋三层楼的豪宅居然像电影电视里的一样!

  空旷的大厅看来像宴会场地,圆形建筑的格局让二三楼的房间与走道上的摆设尽入眼帘。

  整间大宅独特的设计显然出自名家之手,连摆设也是不落俗套的高雅艺术品,真不知是谁设计这栋宅子的?

  她不有些自豪自己评估室内设计与建筑的眼光,她和林宇祥这三年夫可没有白当。

  正当她失神之际,突然从客厅中央的旋梯上传来一声甜腻的女声:

  “表哥!”

  一个娉婷美少女身着连身雪白小礼服,踩着小碎步快步下旋梯,好不容易跑了下来,她立刻停在信谦面前,先双眸含笑看着他一会儿后,才向前抱住他叫道:“表哥,好想你喔!你都不来看我们!”

  牧信谦扯扯嘴角,不知是无奈还是不耐。

  他轻轻推开她,看着她平平道:“言萍,都老大不小了,别一直像个孩子。”

  “哼!”她轻哼一声,不悦的转过头去,见着了方欣玉,有些诧异,立刻转回头,看着牧信谦问:“藤野哥呢?”

  “他升职了,现在,方欣玉是我的特别助理,”他看向方欣玉,为她介绍道:“何言萍,我表妹。”

  “你好。”方欣玉笑着点头致意。

  何言萍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方欣玉看着她无礼的态度,虽然无奈却可以谅解。毕竟,人家是千金小姐,岂有要她放下身段的道理?

  方欣玉不看了信谦一眼,却惊觉信谦也在注视着她,她忙转开自己的视线,那种窘困的感觉此刻又再次浮上心头。看来,他的注视已经成为她的梦魇了。

  何言萍转向牧信谦,拉着他的手道:“表哥,这次邀你来的主要目的是要介绍朋友让你认识。”

  牧信谦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轻甩开她的手直接问道:“我妈在这里吗?”

  何言萍摇摇头,道:“阿姨前两天还在,可是昨天她说要回屏东几天,今天早上就走了。”

  牧信谦轻颔首,接受这个答案。

  这时,楼上突然传来几声细微的声响,一位身着淡粉旗袍的长发美女走下旋梯。

  方欣玉的目光被眼前这名女子吸引。

  她简直是老天最完美的作品!她是她见过的女人中最具东方美的一个。而她的身高又是标准的九头身,站在像这样的美女面前,她突然觉得自己矮了半截。

  方欣玉不有些汗颜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下的高跟鞋。

  她不在心底叹气摇头,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那位美女就站在旋梯口,高贵得似在等人接,而她脸上的神情更是楚楚动人。

  “表哥,”何言萍笑着说:“她叫沉曼蓉,是沉氏企业的长女。”

  方欣玉不在心底惊叹一声。

  原来她就是台湾知名大企业家眼中最适合的媳妇人选。

  沉曼蓉看了牧信谦一眼后,浅笑着别开视线,转而看向何言萍。

  牧信谦如雕像般不为所动,只是转过头去,看着方欣玉没有说话。

  方欣玉朝他笑笑,暗示他向佳人示好。

  谁知道牧信谦突然转身面对她,迅速拥她入怀,右手将她的头按在他口。

  “言萍,我累了,我先带我女朋友回房休息。”

  还来不及反应,牧信谦已经牵着她的手闪过沉曼蓉走上旋梯。

  留下错愕不已的何言萍与沉曼蓉呆立原地。

  而方欣玉呆楞的任由牧信谦拖着她,更到牧信谦将她拖进房里。关上房门后,她才如梦乍醒的甩开他的手,有些气愤的出声抗议道:“你干嘛拿我当挡箭牌?”

  牧信谦看着她,理直气壮的道:“因为你是我的助理,你有义务要替我挡掉一些不必要的应酬。”

  “为你介绍女朋友也算应酬?”她有些纳闷的轻声问。

  谁知道他突然笑了起来,短暂的笑容里充满真诚。

  “那要视情况而定。”他笑着低语。

  她被他的笑容所惑,一时无法反应,只能双眼呆滞的看着他。

  他收起笑容,又恢复成冷然道:“你的房间在隔壁,晚安。”

  接收到他的斥退,她只能叹口气,无奈的应声后转身离去。

  她不明白,何以他会时而像冰,时而像火,然而他情绪上的变化总会左右她的心情。

  这是她关上牧信谦房门时的想法。

  走到隔壁房间,方欣玉打开房门,看清自己的房间后,不愣在门口。

  这间客房简直是她房间的三倍大,不但有一张淡雅的双人,还有书柜书桌及个人计算机。

  关上房门后,她如获至宝般的细步向前,缓缓走近双人,不用手轻抚了单一会儿,那丝绸的触感感觉好极了。

  她慢慢坐在上,足感占满她心底,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有幸住进这间豪宅。

  陶醉过后,她收起遐思,强自振作,决定洗完澡后好好睡一觉,接忙碌的明天。

  牧信谦坐在书桌前,一边处理公文,一边想着令他困扰、胶着许久的情事。

  他应该怎么做比较好呢?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没耐心等待欣玉发现他内心深处的感情,也许他真的该说出自己对她的爱意,让她知道才对。

  只是如果真如藤野说的那样,倘若存在于她内心深处的心结无法化解,那她是不是就无法敞开心接受一段新的感情呢?

  突然,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划破夜晚的宁静,也打断他的思绪。

  牧信谦耳尖的认出那是欣玉的声音,想也不想的立刻起身,飞奔至她的房门口。

  “欣玉!”他心急如焚的直敲门,却得不到响应。

  他只好飞奔下楼拿备份钥匙,再回到她的房门口,用钥匙将门打开。

  靠着暗橘的小夜灯,牧信谦看见方欣玉正呆坐在上,视线盯着前方,动也不动。

  他轻移脚步,慢慢接近她,当他快触碰到她时,她却又突然似发狂般抱头尖叫了起来。

  “欣玉!”牧信谦连忙从身后抱住她,制止她歇斯底里的举动。

  她起先是虚弱的挣扎,后来,转为嘤嘤哭泣。

  牧信谦坐在上,将她拥入怀中。

  她也没抗议挣扎,只是顺势抱紧他,低切的悲泣着,边喃喃自语:

  “不要…爸…妈…不要离开我…我好想你们…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不要走…”

  “欣玉!”牧信谦不了解她话中的意思,但他可以确定此刻的她并不十分清醒,甚至可以说是神智不清,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安慰她了。

  “欣玉,”他温柔低语:“没事了,乖,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乖,没事了。”

  似是他温柔的抚慰产生了作用,渐渐的,方欣玉已经不再哭泣,当她均匀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响起时,牧信谦知道她已再次入睡。

  他放心的轻吁口气,缓缓挪动身躯,扶她轻柔的躺下,为她盖上被子后,再眷恋的看了她一眼,才下准备离开。

  当牧信谦的视线看向门口时,漆黑的走道不知何时有一个人影正站在门口。

  牧信谦走出方欣玉房门,立刻对上何言萍谴责的双眼。

  他看了何言萍一眼,没有说话,若无其事的为方欣玉关上房门后再走回自己房里。

  “表哥!”何言萍这时忍不住出声唤道。

  牧信谦理都不理的甩上房门。

  留下忿怒的何言萍呆立在原地。

  隔天早上八点,当方欣玉被自己上司以电话唤醒时,只觉得自己头痛裂。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觉到天亮,没想到却恶梦连连,害得她精神更加不济。

  梳洗完毕,正打开房门要走出门口时,正好遇见牧信谦。

  她对他疲惫的笑笑,道:“早。”

  牧信谦点点头,打量她一会儿。

  看样子,她好象已经不记得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了。

  他试探的轻声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她抬眼看他,无奈的摇头,老实道:“不太好,可能是因为会认的关系。”

  他还是看着她没说话,似乎在思量什么。

  她关上门,对上他的眼,想知道他到底想问什么。

  但他只是扯扯嘴角,看着她说:“走吧,待会儿吃早餐时,记得别开口。”

  她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点头应好。

  来到一楼饭厅,圆型餐桌上已经摆满中西式早餐。

  何言萍与沉曼蓉已经一同就坐,就等着牧信谦与她。

  牧信谦领她走到何言萍与沉曼蓉对面,体贴的为她拉出座椅,她则回他一个感激的笑容。

  等她坐下后,牧信谦跟着往她身旁一坐,却引来何言萍的不悦。

  “表哥,你的位子在这里。”她指了指沉曼蓉旁的座位。

  牧信谦头也不抬的拿了两份烤吐司放在他与方欣玉的盘中,一句话也不说。

  方欣玉不安的扫了牧信谦一眼,却见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她不看了何言萍一眼,却在她眼中看见鄙夷。

  她不皱起眉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盘中的早餐,却发现自己突然没了食欲。

  忍不住,她转头看向牧信谦,凑近他耳语道:“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你表妹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牧信谦放下手中的早餐,转过头看着她,却发现两人的距离仅仅数公分。

  他轻扯嘴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轻吻了她的一下后,才充满眷恋与不舍的离开,看着错愕的她说:“没什么。”

  方欣玉早已忘记自己刚刚问了牧信谦什么,她脑中一直闪过刚刚发生的事。

  天啊!他居然吻她!她居然会被他吻!天啊!

  此刻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脑也无法思考任何事,只能怔忡不安的看着他。

  牧信谦玩味她的表情,觉得好笑,也决定更加深她的印象。

  他看着她,用极为轻柔、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别一直看着我,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不会再吻你。”

  方欣玉闻言,吓得倒一口气,连忙杆,转回头去开始吃早餐,她决定不去理会何言萍,也不去管牧信谦。

  牧信谦看着她满食物而鼓起的脸颊,微微一笑后,也跟着转回头,吃起早餐。

  何言萍看着表哥的一举一动,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对像方欣玉这么一个平庸的女人动真情。

  她再看了方欣玉一眼,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表哥不可能对她认真,也许只是玩玩吧。

  何言萍在心底说服自己的同时,内心也松了口气。

  吃完暗汹涌的早餐后,牧信谦决定开何家座车继续他们的下一个行程。

  当方欣玉坐上法拉利跑车后,看着正发动车子的牧信谦,吐吐的问:“你为什么…在你表妹面前…这么做?”

  这也是她一直百思不解的地方。

  牧信谦转头看着她,好一会儿后才轻声反问:“如果我说,我是真心喜爱你呢?”

  她愣愣的听完他的话后,好一会儿才知道信谦刚刚说了什么。

  “怎么可能!”她立刻激动的反驳道:“你别开我玩笑好不好!副总裁!”

  牧信谦还是盯着她,眼中奋满风暴。

  “你为什么认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他沉声问,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怒气。

  她试着直视他双眼,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但在见到他眼中的狂怒后,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去承受他的怒火,只好别开视线低下头,看着自己置于膝上的双手,困惑的轻声问道:“为什么你要生气?如果你今天站在我的立场看这整件事,你不会觉得这根本就是一出闹剧吗?你先拿我当挡箭牌,挡掉你所谓的应酬,现在又跟我开玩笑说你喜爱我,叫我怎么相信你?”

  牧信谦听出她话里的困惑与难过,怒气全消。

  他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充满诚恳。

  “如果是真的,你会接受吗?”

  她怯怯的看了他一眼,在接触他的双眸后,又迅速低下头,逃避他热切的注视。

  这下她终于相信,信谦是认真的。

  “欣玉,”他再次轻声唤道“告诉我,你会接受吗?”

  她闭上双眼,颤抖的叹口气,想摇头,却发现自己已经紧张得全身僵硬。

  她只好试着以聊天的方式化解紧张。

  “为什么…那么突然…说你喜爱我?”她看着自己因紧张而用力握的双手,试着以开玩笑的口吻说:“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而我的心脏又不强,可没办法承受这种好运。”

  “其实,”牧信谦不理会她的玩笑话,决定坦白自己的情感:“我在大二那年回到日本后,才发现我对你一直念念不忘——”

  她倏地的抬头看他,震惊得无以复加。

  “大二那年?”她打断他的真情告白,问道:“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说?”

  “你在期待吗?”他看着她反问,语气有藏不住的兴奋与揶揄。

  她张口无言。

  她一直以为,信谦与她注定是一辈子的朋友,没想到在他们稔后,信谦就喜爱上她了?

  “告诉我你真正的心情,欣玉,不要再让我等你五年了。”

  她叹口气,烦躁的甩甩头,慌乱道:“我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爱你,我只知道我在乎你这个朋友!”

  “你骗我。”牧信谦俊脸近她,伸出右手轻抬起她的下颚,在接触她那闪烁的双眼后,他轻柔的继续开口说道:“那为什么你会觉得困惑惘呢?可见我在你心中是有份量的,只是你还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就像我当初在台湾,不了解你对我来说竟是如此重要。当初的我不明白,才会回去日本,错过对我如此重要的你,如今我终于明白了,也决定放手去追求属于你我的幸福,我再也不会让你从我身边逃开,”他叹口气,双手轻捧住她细致柔的脸颊,看着她深情款款的鼓动低语:“告诉我,其实你也是喜爱我的,其实你这五年来也确实对我念念不忘的,不要害怕,说出来。”

  方欣玉双眼迷茫的看着他,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想到他对她的用情竟是如此之深,连沈家千金近在咫尺,他也不为所动,一颗封尘的心只肯为她开启。

  她可曾感受过一个男人对她赤的爱?没有,只有信谦,信谦给了她这样的感觉。

  是感动也是感激,她不倾身向前抱住他,激动得下泪来。

  从父母过世后,她就不曾感受过一个人对她的关心与疼爱可以与父母的爱相比拟,此刻她终于再次确切的感受到这种感动了。

  “信谦,”她哽咽的问:“你愿意让我付出自己的感情来回报你的深情吗?纵然它是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恋,你也愿意?”

  牧信谦没有说话,只是将她轻推离他的怀抱,看着她苍白难过的脸一会儿后,才缓缓低下头,温热的攫住她的。

  他热切的深吻,希望能起两人的热情。

  方欣玉闭上双眼,任由他吻着,不敢也不愿有反应。

  既然这是一段注定要结束的感情,那么她就不要投入太多,否则最后伤心难过的只有自己。

  今天跟着牧信谦到牧氏相关企业视察,虽然只去了几个地方,但一整天下来,舟车劳顿的辛苦与烦琐的资料整理已让方欣天晕头转向。

  好不容易撑到回何家的路上,她已经快累垮了。

  此刻正值下班时间,所以高速公路上交通完全瘫痪。

  牧信谦的座车就这样静止在高速公路上,动弹不得。

  牧信谦看着她疲惫的双眼,温柔的问:“你还好吧?”

  她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迅速别开视线。

  她还是没办法习惯他突然出现的柔情,因为那不是她认识的信谦。

  牧信谦打量着她,一语不发。

  她不是没察觉他热切的注视,只是她觉得自己此刻没有勇气去面对他。

  无法说出具体的原因,她只好归咎于她有些不知所措于她与信谦的新关系。

  看着车窗外的景致,她无奈的叹口气。

  老天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吧?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安排信谦出现在她生命中,又让他喜爱上她呢?

  也许别人会认为她是一个幸运儿,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信谦,”她轻轻开口问:“告诉我,你喜爱我哪一点?而你喜爱的我,究竟是五年前的我,还是现在这个离过婚的我?”

  “以前的你让我牵挂,现在的你让我心疼。”他没有半点迟疑的说。

  她诧异的转回头,双眸对上他的。

  “欣玉,”他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已经够了解彼此了,两个人想安稳的生活在一起,除了相互包容与体谅外,没别的秘诀,既然你能够包容我,而我又够了解你,那么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嫁给你?”天啊!她觉得自己快要休克了。“太突然了?我无法接受!”她激动反驳道。

  事实上她觉得这件事情简直荒谬至极。哪有人白天告白,晚上就要求结婚的?

  牧信谦没有说话,就算刚刚她激动的拒绝让他生气,他也没表示什么,只是将视线调回前方,开始开动车子。

  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一句话,直到回何家大宅。

  替他们开门的是何家管家,何言萍并没有等在大厅。

  既然何言萍不在场,他们也就没必要再次演出浓情意的戏码,于是他们静默的吃着何家管家为他们准备的晚餐。

  吃完晚餐,牧信谦体贴的陪她走上二楼,看着她开门走进她的房间后,便转身往自己房里走去。

  方欣玉看着他拔的背影,内心怔忡不已。

  但她还是下强烈的心悸,关上房门。

  走到边,无奈的倒向上,她无神疲累的双眼盯着天花板,混沌的思绪却让她无法成眠,她只好认命的起,决定洗个热水澡,洗去一身疲惫。

  洗完后,她再次走回边,坐在沿,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该怎么做,她自己一点主意也没有。是不是该走一步算一步呢?就像当初林宇祥那样,等到他找到自己的最爱后,就会理性离开她了?

  虽然她怀疑拥有钢铁般意志力的他会这样做。

  倦意一阵阵袭来,她只好往上一躺,拉好被子,没多久后便沉入梦乡。

  而牧信谦回到何家客房后,却了无睡意地坐在沙发椅上。

  原以为坦诚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后,欣玉就会对他敞开心,但他发现这根本就是自己的奢望。

  想到这,他不无奈的太阳,虽然有些苦恼,却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之过急。

  不愿再多想,他拿起行动电话,拨给藤野浩司,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

  “嗨,信谦,你好吗?”藤野在电话被瑞以文问道。

  “过得去,只是想告诉你,欣玉答应跟我交往了。”他也以文淡淡响应。

  “真的?”藤野浩司惊讶的大声问:“她怎么答应你的?你跟她说了什么?”

  牧信谦静默了一会儿。

  不想表太多自己内在真实的感情,他决定草草带过。

  “没什么,只是告诉她我内心的想法。”他简单回答。

  藤野浩司应了一声,凭他与信谦多年的情,怎么可能听不出信谦话中的敷衍呢?他也决定不多问,当下决定结束对话。

  “那恭喜你了,细节回来再谈?”

  “再说吧。”牧信谦说完后,立刻将手机关机,拒绝别人与藤野浩司的搔扰。

  将手机丢在茶几上,牧信谦深深的叹口气。

  他有一种感觉,他与欣玉间的情感拉锯战,即将展开。  Www.MhUaXS.cOM 
上一章   副总裁同学   下一章 ( → )
原宁所著小说《副总裁同学》的免费章节,棉花小说网是免费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站.棉花小说网免费提供原宁的小说副总裁同学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